第五百零三章 钱不够,工艺凑(1 / 2)

国潮1980 镶黄旗 1444 字 12天前

上得楼来,宋华桂发现眼前的这十几平米左右的空间,还只是楼梯、电梯与二楼衔接的公用部分。

她立刻意识到,若真要进入餐厅,恐怕还得拐一个弯才行。

大概率是要通过前庭那浮雕墙后面的部分。

这是建筑格局使然,稍有方向感的人,只要一看到前庭格局就可以联想到这点。

不过即使如此,宋华桂也得承认,二楼之上这只能算是通道性质空间部分,一样别具匠心。

因为除了“鸿运当头”、“吉星高照”的两处噱头之外,这里墙面和地面都不简单。

楼上电梯正对面的墙面与楼梯处的清代帝王画像呼应,悬挂的是明代十六位皇帝的画像。

如果有心,甚至能够察觉到。

从最初踏上楼梯的光绪皇帝画像开始,一直到楼梯口的顺治皇帝画像为中继,然后再衔接到的二楼墙壁上悬挂的崇祯皇帝画像。

这样的展示方式,竟然是在潜移默化里利用朝代帝号的顺序来作为对客人的引领。

怎么回事啊?

原来米晓冉悄无声息的进了屋儿,来找宁卫民了。

找还不算,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,米晓冉居然直接就凑到宁卫民耳边上说起话来了。

弄得一桌人,谁都带着戏谑的眼神望着宁卫民。

大家无不误会米晓冉是宁卫民女朋友,看见他刚才大口喝酒不乐意了呢。

可谁又知道,这同样也把宁卫民吓了一跳啊。

不为别的,这举动太近乎点儿了。

宁卫民是怕院儿里的熟人看见了,回头说不清。

万一被米师傅和米婶儿看见,那更得要了亲命了。

不过话虽如此,可一听了米晓冉说的话,连宁卫民自己也不得不承认,米晓冉此举还是有必要的。

因为他的新业务惹出了麻烦,还真的不好让别人知道。

就刚才,居然有个男拿着一份儿《现代青年》的杂志,按着上面广告登的地址找到扇儿胡同2号院来了。

还好见院里人来人往,还贴着喜字儿,这位没敢冒失进院。

只待在院儿外头,跟往来的人打听,院里是不是住着个叫宁卫民的。

更巧的是,米晓冉刚才去上厕所了。

回来的时候,她正碰上这位跟3号院的人提宁卫民的名字,也就把事儿给揽过来了。

这位还真实在,米晓冉一问,他就一五一十把自己来意说了。

声称他养了五年神仙鱼了,就没听说过有人能人工孵化神仙鱼的。

看了广告虽然很动心,可不知真假,很想和宁卫民当面交流一下。

如果技术属实,他才愿意付钱……

嘿,瞧这事儿闹得,居然来了一位实地考察的,有多悬还用说吗?

也就是米晓冉碰上了,真要是换个人接待的,那后果简直不可想象。

就凭今儿这特殊情况,2号院儿里这么多人,一旦宣扬出去。

宁卫民用养鱼技术在杂志上卖钱的事儿,恐怕不到下午就能传遍整个扇儿胡同了。

不用说,宁卫民如今还能坐得住吗?

他完全按捺不住地带着惶恐站了起来。

连“谢谢”都顾不上说了,就急切地问米晓冉人在哪儿呢。

可米晓冉一个字也没说,只是自顾自走到门口,然后冲宁卫民招了招手,让他跟上来。

好嘛,那张俏脸上带着几分得意又有点狡黠的神情。

一瞬间,竟让宁卫民想起了京剧《西厢记》里冲张生招手的小红娘。

甚至就戏里那段西皮流水,也作为bg时浮现于他的脑海。

“叫张生隐藏在棋盘之下,我步步行来你步步爬。”

“放大胆忍气吞声休害怕,跟随我小红娘你就能见到她。”

“可算得是一段风流佳话,听号令且莫要惊动了她。”

只是很可惜,实事求是的说,他宁卫民比起张生来,差得可不是一丢丢。

因为等着他的,可不是崔莺莺,而是个老爷们的琐碎盘问。

应付不好就得砸锅。

应付好了,也就能落下五块钱。

而这事儿也让他断然下了一个决定,地址必须换,越快越好。

…………

上菜越是接近尾声,2号院里酒席上的吃喝之风越显热烈。

只是这个时候,女人和孩子的战斗力几乎都要被淘汰掉了。

男人才是最后压阵的绝对主力。

这不光是因为男人的肚量大,也因为老少爷们都开始喝酒了。

甚至由于菜好,宴席上能喝酒的人基本都是痛饮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