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生命的光辉与残忍(1 / 2)

就这一艘也多处被攻破,舰内生命正争分夺秒地对其修补,同时,战舰的大量武器仍在持续地开火。

在它冲出来的后方,无数碎片的暗域中,燃烧着它的敌人舰群。

敌人最强的一艘战舰终于凌空爆裂,强烈的辐射流中,一个强至源门巅峰的生命体被撕成碎片。

碎片之中,紧接着杀出一道浴火般的凌厉影子,它如战神一般击碎了敌人一切阻挡它们的力量。

随后,它犹如炮弹一样射入伤痕累累的自己战舰。

一进入战舰,早有大量的舰内生命准备好,紧急抢救它。

它的意识已经很迷离,生命体多处被击溃而重伤,但它的目光仍坚强地支撑着最后一丝清醒,找到它最紧急最想要见到几个生命。

“凝枳,我要不行了,接下来就全交给你了。”它抓紧时间挣扎着努力地对它们说道:

“我死之后,凝枳你自动升任舰队最高指挥官,你死之后,冰自动升任,冰,你死之后,让绘枳自动升任,绘枳死后……出发之时,我已做了详细的安排,你们一定要完成我们的任务,将东西送到左旋神储那里。”

凝枳一边不惜代价地调用资源抢救它,一边对它几乎是吼着道:“为什么不用尊上宝物?为什么不用!?全舰队打到只剩下一艘,打到连你也要阵亡了!?”

它则像是同以往无数次争论一样挣扎着说:“你是星空生命,你比我清楚,你知道为什么。”

它将目光看向年轻的载壳人道:“你们后面还会遇到比源门更强大的生命,那是灵啊,我们有什么?而且,可能还不止会遇到一个,那个时候,你们拿什么抵挡?我们只有尊上的宝物,用一次少一次,不能赌运气去赌正好够用。”

那载壳人正以不输于凝枳族人的技术能力抢救着它:“老师,我们一定能救活你,一定能!”

它对载壳人的回答并不满意地叹息一声:

“你们一定要记住,我们永远不要打奉左旋神储之命的旗号,永远不要,不但没用,还因为我们是它唯一的真正援军!”

凝枳仿佛丧失了一个星空种族应有的理智,激烈道:“为了援救它,我们已经阵亡十一个源门,八十三个枢机,三百零五艘战舰,以及大量的生命!现在连你也要搭进去了!”

面对凝枳,它的目光终于开始迅速地溃散,道:“我出发前,我的老师说过,我们的任务关乎神储的生死,它的生死关乎尊上的计划,尊上的计划关乎我们每一个人的未来,我们不是为了救它,是为了救我们自己。凝枳,你其实比我清楚的。”

凝枳根本不听,仍在努力地抢救它。

它的目光已进入迷离:“没用的,凝枳,冰,你们什么时候都这么不理智了?我的情况我自己最清楚,用不着浪费舰里的资源了。”

它的生命特征终于崩盘地迅速崩溃,迷离之际,它对凝枳模糊不清地劝说道:“你还记得那个小卓尔人吗?还记得吗,它曾是我们一生的阴影啊……”

“师尊!”

“域使!”

“域使!”

“域使!”

……

“你是如今最年轻最有前途的雪域使,你不能就这样死了!我不准你死!!”

凝枳最后的声音久久地回荡在战乱的舰内。

参与抢救的生命一个接着一个绝望地退出抢救,唯有凝枳一人仍不肯放弃,仍在拼命而疯狂却注定只是徒劳地抢救着——抢救那已渐渐冰冷的尸体。

修复后的战舰重启所有推进器,怒吼般地加速,冲向它的任务目的之地。